邹城乡土
 

----民俗

网站首页个人介绍邹城掠影邹城乡土邹城文萃邹城乒乓泉乡泗水圣城曲阜古城兖州行摄天下经典视听

邹城生育风俗

    邹城乡村百姓十分重视“添丁加口”,为家庭乃至家族的大事。从妇女怀孕到婴儿降生、哺育等,都由各种风俗伴随其中。

一、有 喜

当地将妇女怀孕称“有喜”,口语称作“有喜了”、“有了”、“害喜病”等。妇女有喜之后,有“挑嘴”的反应,旧时有“酸儿辣女”的说法,,即喜欢吃葡萄、山楂、酸梅、酸枣、醋等有酸味食物的孕妇生男孩;好吃辣椒、葱、蒜、芥茉等有辣味食物的孕妇生女孩。民间认为,在怀孕期间,有些食物属禁吃范围,如忌吃兔子肉,吃了兔子肉生的孩子会豁嘴;忌吃公鸡肉,吃了公鸡肉生的孩子会是夜啼郎;忌吃生姜,吃了姜生的孩子会是六个指头,等等。

二、临产催生

俗话说:瓜熟蒂落。一朝分娩,十月怀胎。为了确保孕妇能顺利生养,其饮食一般以清淡为主,不吃大鱼大肉,以免吸收脂肪多了造成难产;临产期夫妻不能同房,以防发生意外;孕妇不再走亲访友,以免胎儿生在路上或亲友家中。旧时有“借死不借生”的习俗,临产之妇必须速回婆家,万一孩子生在亲友家,人家会以为冒犯了神灵,将招致不吉不详、家道败落等灾异。此时,婆家一定要包一个红纸包给人家,算是房子的租金,这样人家就不忌讳了。临产前还要约请接生婆,讲究的要摆酒席宴请接生婆并送红纸包。
    孕妇临产前几天或十几天,娘家要带着物品到女婿家催生。送的东西有鸡蛋、小米、红糖、挂面等。用意有三:一是希望外孙早日平安降生;二是对女儿进行产前安慰,嘱咐一些注意事项;三是送的东西可以在产后急需用上,提前准备好,不至于手忙脚乱。

三、添喜、送粥米

 婴儿出生,当地称“添了”、“添喜”。生男孩称为“大喜”,生女孩则称“小喜”。旧时,接生婆预验孕妇即将生产的时辰,主要是根据孕妇“腰酸、腹胀、见红”的特征。为了帮助孕妇顺利生产,接生婆还要带一位搂腰的中年妇女当助手。生产时,产妇要吃两个鸡蛋,意思是希望生养像下鸡蛋一样容易,然后身靠叠高的棉被或席子,坐在床上。一阵“阵子”来后,产妇精疲力倦,支撑不住,这时搂腰婆坐在产妇背后用手搂腰,以助产妇。如果生养的时间拖得久了,接生婆就把产妇家的橱子、柜子的抽屉全部拉开,表示催生。产妇的家人则要到送子娘娘的画像前和列祖列宗的牌位前焚香、点烛、化纸,祈求生养顺利,大小平安。
    婴儿产下后,接生婆剪断脐带,并用一根长长的白麻线将脐带绕扎起来,俗话说:线有多长,小儿的尿头就有多长。胎盘俗称“胞衣”、“胎衣”,要包装好深埋地下,或用干草烂布包好扎紧,缚石头掷沉河中,以免动物所食对婴儿不吉利。
    婴儿落地后,民间有“踏生”的说法,即婴儿刚刚落地,有人碰巧走进房间,即为“踏生”。据说孩子的兴趣、爱好、性格都像“踏生”的人一样。因此为了防止外人冒昧撞进产房,一般都在房门上挂上红布条,告诫外人不得随便乱闯。同时,挂红布条也带有驱邪避灾之意。
    婴儿出生后三天,由两名男性小辈或平辈人抬着喜盒向孩子的姥娘家报喜。盒子为木制、圆形、分层,转为报喜用。报喜时,盒内装猪头、猪尾巴、猪蹄子、猪内脏(意为全猪),还要带煮熟的红鸡蛋(生男孩为双数,生女孩为单数)和红纸包着的一束细面条,盒子上挂两只活着的红公鸡(意为“吉”、“明”或“名”)。如果生的是男孩,盒子上面还要放本书或放只笔;如果生的是女孩,盒子上面插枝花。娘家接喜后开赏并设酒席款待报喜人。报喜人返回时,娘家回送葱(意为聪明)、尿布、书本、生鸡蛋等物,红公鸡要带回。娘家的亲戚在由娘家派人去报喜。在向娘家报喜的同时,还要给亲戚、朋友和近门邻居家报喜,一般只送红鸡蛋,也有的给邻居近门报喜时,主家熬制小米稠饭,撒上红糖,送给每家一大碗,以示报喜。
    报喜时,要确定送粥米的时间。送粥米,又称“吃喜面”,时间一般为男孩出生后12天,女孩出生后9天,也有娘家另定的。送粥米这天,亲戚们一起到喜主家祝贺,带的礼物多用箢子盛着,有小米、面、小麦、鸡蛋、红糖、挂面、小孩的衣服、花布、玩具等。娘家来的人最多,带的礼物也最重。有的地方,婴儿的舅母、姨母、姑母、伯母、婶母等还要专门送给婴儿“见面礼”(即钱)。喜主家要请厨师,摆酒席,宴请亲友。近门邻居这天也一起来喝喜酒,礼物多提前送来。送粥米的人返回时,送的米、面、小麦、衣服、玩具全留下,红糖、挂面等留一半;另外,在回送糖饼和红鸡蛋,也有的只回送熟红鸡蛋。所以当地又称送粥米为“吃红鸡蛋”。
    婴儿生下十二天,婴儿的姥姥带着一只红公鸡去为孩子“铰头发”。姥姥拿着剪刀对着孩子的头发假做铰的动作,如果生的男孩,就边铰边说:“前三后四,识文解字”,期望孩子将来成才;如果生的女孩,就边铰边说:“前七后八,插云插花”,希望孩子将来心灵手巧。铰万头发后,再去铰一点鸡毛,用四方红布与鸡毛缝成小鸡形,戴在婴儿的手腕上,说是这样可以避邪。

四、坐月子

产妇从分娩到满月,应加以调养,俗称“坐月子”。妇女生养后,身体消耗很大,为尽快康复,产妇三天内不下床,一个月不出屋,这是产妇调养身子、哺育新生儿的重要阶段。
    坐月子期间,产妇要穿戴厚暖一些,习惯用毛巾包头,裤腿用带子扎紧,免受风吹,防止中风或患头痛病。产妇的饮食,主要是白水熟鸡蛋,小米做得稠饭,加上些红糖。一般头三天每天吃五六顿饭,多喝些红糖水(民间认为红糖水补血),晚上还需吃夜饭一二顿不等;同时还要吃些猪蹄、鲫鱼、老母鸡汤等发奶和补养身体的食物;一般不吃盐味重和干硬的食物。旧时产妇还有喝益母草(也称天麻棵)汤的习俗。
    在月子里,产房和产妇都有很多禁忌。生人、闲杂人等不能进产房,以防带进生土和其他脏东西;穿重孝的人不能进产房,怕他们身带丧气,会冲了婴儿;产妇在月子里不能下蹲,不能搬重东西,防止把“气”带下来,造成子宫下垂;产妇不能用冷水洗东西,怕年老时筋骨痛。此外,坐月子要求安静,产妇内不能大声吵闹,以保护婴儿安静;产妇不能生气,否则会“叉奶”,产妇还会生毛病。

五、叫满月

产妇结束了坐月子的生活,可以正常地行动了。乡邻对产妇和婴儿的禁忌也被解除,可以抱出来玩耍了。有人家婴儿满月,要摆酒席,宴请宾客,谓之“做满月”或“过满月”。娘家则要将母婴两人接到娘家住段时间,俗称“叫满月”。
    叫满月的时间要在婴儿满月之前,不能满30天后再叫,否则不吉利。如果头胎生女孩,一般在婴儿出生后24天叫,民间有“叫得早,下边生个小”的说法,意思是盼望二胎生个男孩,所以早叫;如果头胎生男孩,便可以晚叫几天,但最晚不超过28天。叫时,一般由娘家的兄长或弟弟用独轮车或地排车去接,现在用自行车、电动自行车、摩托车、汽车去接,车上铺了席和被子,将产妇和婴儿裹紧盖严,免受风吹,产妇还要手执桃枝,临行给婴儿额上涂点红,据说这样可以避鬼祛邪。一路上尽量避开水井、桥梁、庙宇,如不能绕过去要丢一个制钱作买路钱。有的地方,叫满月又称“挪尿窝子”,意思是小孩不在床上拉屎撒尿。
    另外,叫满月时,娘家还要与婆家定好送回的时间,以备婆家有所准备。产妇与婴儿在娘家住的时间少则几天,多则十几天或二十几天。送回时,婴儿的姥娘要给婴儿缝制一身小衣服,称为“褪毛衫”,表示小孩穿上这身衣服已经褪去了胎毛的意思。临送时,姥娘要给婴儿鼻梁上抹粉,产妇仍要手执一桃枝以避邪,同样要用棉袄包裹好母婴,用车子送回。路上的规矩与来时相同。

六、过百天

婴儿降生后一百天称为“百日”,又称“百岁”。给婴儿“过百日”,又称“做百岁”,是一种庆贺、祝福性礼仪,含有“圆满”、“周全”之意。当地习惯“过百日”并不真正在第100天,而是在99日这天。
    “过百日”主要有婴儿的姥姥、舅母、姨母、姑母等至亲。姥姥家送的礼物最丰,有百岁糕、百岁衣、虎头帽、兜蓬以及项链、手镯、玉佩等首饰。其他亲戚邻居一般送些鞋帽衣物、玩具、童毛毯以及糖、鸡蛋之类的滋补食品。同时,婴儿的姑要送鞋,姨要送袜,俗称“姑做鞋,姨做袜,孩子活到八十八”。
    旧时,“百家衣”和“百家锁”也是过百岁时的重要礼物。“百家衣”是向左邻右舍索取各色各样的布块、布头,剪成大三角形和其他形状拼做成衣裤,虽不一定有一百家,但敛布家数越多越好。这种衣服大多是婴儿的姥姥或奶奶亲自敛布,亲手做成。民间认为,婴儿穿百家衣可以托福百家,消灾避难,活一百岁。
    “百家锁”又称“长命锁”、“富贵锁”,一般是用银打造成锁形,一面制成“长命百岁”、“长命富贵”等字样,挂在小孩的脖子上垂在胸前。此锁是由多家敛银请人打造的,算是大家共同礼物。该锁常见的还有一种将铜钱用线编串起来,挂在小孩脖子上。现商店里有卖现成的“长命锁”。
    当地婴儿百日,要给孩子洗澡剃头。洗澡时,先用手沾水拍拍孩子的前胸,俗说:“拍拍胸,一辈子不生病”。剃头也称“剃胎毛”。婴儿第一次理发要选择吉日理发匠可以收取高于成年人理发的钱。一是表示婴儿大福大贵,“头”值钱;二是婴儿的胎发难剃,理发匠必须小心谨慎,费很多功夫。一般是剃光头,在后脑勺部留下一撮毛,以后理发也不去掉,还要束个小辫,到八岁时才能去掉,俗称“八岁毛”,又叫“八十毛”。意思是孩子能活到超过八十岁。剃“八岁毛”时要到姥姥家去,向姥姥家要一只小羊羔,所以又称“赖毛”。据说,留赖毛不生癞。此习在某些乡村尚存。

七、抓 周

 小孩出生满一年,也称“一生”。过生日这天,要为孩子举行庆贺仪式,俗称“抓周”、“抓生”。一般在小孩面前摆上书、笔、算盘、钱、农具、称、木棍等物,让小孩去抓,抓着什么就预示着孩子将来能做什么。如小孩抓着书、笔,则表示小孩将来爱读书,能考学做官;如抓着钱则认为小孩长大后能发财;如抓着农具,则长大为农民;如抓着木棍,认为孩子长大了不出息,身份贱,甚至会去讨饭。此俗留传既久又广,城里外来居民增加,已淡化,乡村仍十分流行。照百天像也是一项主要内容。

八、生育其他习俗

●押子与栓娃娃  押子,实为“压枝”,取其音为“押子”。即在山坡的松树或柏树杈上放上石头,以求怀孕生子。人们尤其认为松柏常青多子,而石头坚硬,所以一定能压出子(孩子)来。邹城百姓多到峄山押子,邹东百姓有的到凤凰山上押子,邹西百姓有的到凫山去押子,比较富裕的人家则不远数百里到五岳之首的泰山去押子。也有的妇女偷偷去松柏树下默默祈祷,捡松柏子吃,以为吃了松柏子就可以怀孕了。
    旧时,各地都有娘娘庙,庙里供奉着送子娘娘,在送子娘娘神像前摆着许多泥塑的娃娃。婚后不育的妇女在婆婆或嫂子的陪同下,到送子娘娘神像前,焚香磕头,祈祷布施,然后用一根红绒线拴上一个小泥娃娃揣在怀里,头也不回地直奔家中。尚若碰巧怀孕生了儿子,孩子的奶奶或母亲就要到庙里去磕头还愿,还要多买几个泥娃娃偷偷放在送子娘娘神像前,供后来者来栓。拴娃娃生的孩子18岁前不能到娘娘庙区,以防被神留住,再也回不了家了。过去邹城百姓大都去峄山送子娘娘庙去拴娃娃,因为峄山有“小泰山”之称,山上有泰山奶奶行宫,泰山为五岳之首,峄山有泰山的灵魂,所以拜求峄山送子娘娘,必然有效。

●起名 。又称“取名”,分为乳名、字、号,现今号已不时兴,分为乳名、学名两种。“乳名”亦称“小名”、“奶名”,是小时候起的非正式用名,长大后在长辈口中有时还沿用。一般由孩子的外祖父、舅舅也可给孩子起名。男孩的乳名,有衣属相起的,如小虎、小龙等;有以数字起的,如小三、小四、小八、小九等;有的希望孩子长得健壮,起名为石头、铁蛋、小松等;有的希望孩子富贵,起名为大宝、大贵、来金、来福等;有的怕孩子夭亡,起名为刘柱、拴住等,取其“留”、“拴”的谐音;有的根据孩子出生时的天气或节气,起名为小雨、小雪、春节、赶年等。女孩的乳名多用花草之类,如小兰、小菊、小春、小梅等,有的干脆起名叫大妮、二妮、三妮、四妮等。若是连生女孩,盼望生个男孩的,就给女孩起名为换娣、招娣、领娣等。
    学名,又称“大名”、“大号”,是儿童入学时由启蒙老师、父母长辈或兄长等给起的名字,一般将姓、辈、名三个字连成正式学名。孩子长大成人,除父母长辈外,都要呼其学名,否则视为不礼貌。

●掉疙疤 。此俗流行于七十年代末以前。过去为预防天花病,孩子小时就要种牛痘,也称“点花花”。一般在幼儿的左臂上种1-3个牛痘,或为十字形,或为井字形。为防止种一个牛痘不发(不起作用),所以大都种二个或三个,“发”后成为疮疙疤。种牛痘十天后,孩子的外祖母带着礼品来看望外孙(女),来探望的还有孩子的姑、姨等亲戚,俗称“掉疙疤”。
    种牛痘的孩子要在种牛痘处缝上一小红布条,防止被人碰着。家长还要用秫秸杆夹住半尺长的红布条,挂在门上槛上,称为“挂红子”。

●认干亲 。俗称“拜干爹干娘”,即义父义母。认干亲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婴儿出生后,经算命先生测验,认为 孩子的命相不好,俗称“八字不正”,长大后会克父母,破解之法就是让孩子认亲,以求自家和顺;二是孩子娇贵,或有前子夭亡,借认干亲来保住孩子。若与父母命相不合,认干亲时须找一命相与孩子相合和的人来认;若是孩子娇养认干亲时须找一多子的贫寒人家,一般讲究认姓“刘”、“程”的为干亲,不认姓“王”、“史”的为干亲。
    认干亲时,要举行一定的仪式。小孩向干爹、干娘磕头、行礼,当面称呼“干爹”、“干娘”。认干娘时,有的妇女穿着肥大而不刹裆的裤子,让干儿子从胸前裤腰内钻下去,以示“亲生”,俗称“钻裤裆”。认亲时,干爹干娘的亲生儿女不能在家,以免被“妨”。干亲认定后,两家便以亲戚关系经常来往,两家的孩子成为干兄弟、干姊妹的关系。

   
“邹城习俗”于2009年4月8日
被邹城市人民政府增补为第一批非物资文化遗产名录

 


白马河畔 www.baimahepan.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1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