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城乡土
 

----传统音乐

网站首页个人介绍邹城掠影邹城乡土邹城文萃邹城乒乓泉乡泗水圣城曲阜古城兖州行摄天下经典视听

夯歌

    夯歌是民间劳动号子的一种,是一种独具特色的鲁南民间音乐,邹城夯歌旋律简单、优美、朴实、动听,属五声宫调式音阶,所唱内容多为民间传说、生活伦理故事、历史故事。打夯唱夯歌,不仅能够活跃气氛、振奋精神,而且还能协调劳动动作,增加喜庆气氛,使繁重的体力劳动变成一项愉快的活动。夯歌不仅在实际生活中发挥着积极作用,还承载着丰富的民俗文化信息,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夯是砸实地基的工具,按大小可分为八人大夯和六人小夯,按材质可分为铁夯和石夯;但大体构造相同,都是由夯头和夯身组成。夯头为铁铸成的圆墩儿,空心;外壁铸有四或六个鼻儿,每鼻通过铁环和绳辫连接,以供拉夯者操作。夯身选用整段杏木削制而成,底部削成木桩,刚好装进夯头的铁墩里;上端削成两个圆柱状的握柄,以供掌夯者把握。之所以选用杏木是因为杏与“幸”谐音,有祈求“幸福美满”的含义。
    打夯时,要由两个年纪稍长、经验丰富的中年人掌夯,俗称“搭把的”;其余的四个或六个彪壮的青年男子拉绳辫,俗称“牵牛的”。“搭把的”控制夯的运行方向和落点;“牵牛的”一起撤绳辫将夯拉起,然后猛地落下,上百斤重的夯落在地上,强大的冲击力将地槽里混合了石灰粉的泥土砸得紧密而结实。一般来说,夯点是三夯换一排。
   
打夯动作看似简单粗笨,其实有很高的技术含量:“牵牛的”必须动作协调,用力一致,才能将夯平稳地拉起来;“搭把的”是夯的控制者,两人也要步调一致才能将夯落在精确的位置上,并避免“砸脚”一类的意外发生。这样就需要一种号令来协调动作,传达信息——夯歌于是应运而生。发展到后来,夯歌已经成为打夯时必不可少的内容,除了其基本作用之外,人们认为夯歌能给东家带来喜庆吉祥。据说,若盖房时打“哑巴夯”(即不唱夯歌),主家的后人则要出哑巴。
    夯歌的演唱方式是“搭把的”领唱,“牵牛的”众人和唱。唱一句打一下,歌曲内容大多是民间传说的喜庆故事,少数才华出众“搭把的”则可以即兴发挥,现编唱词。歌词可以是七字、八字、九字、十字句,同一首夯歌中每句歌词字数也可以不相同,但为保证基本节拍一致,一般用添加衬字如“昂、哎、嚆”等的方式凑齐。夯歌采用的是五声徵调式音阶,其风格豪放大方,灵活机动,在旋律基本结构不变的前提下,可以任意加花,并根据方言声调旋律加以变化。通俗点说,就是“只要不跑调,咋唱都行”。
    夯歌声调铿锵有力,优美动听。每一句前由“搭把的”领唱,如:“噢——六下里起手四下里拉”,然后众“牵牛的”一起和唱“哎哎哎哎嗨呦!夯——昂来——”。唱“夯”字时,夯起,到“昂来——”的时候夯落下。随着夯起夯落,铁环叮当作响,随着那嘹亮高亢的歌声,在鲁南平原上任意挥洒。这里有一首夯头歌,一般是开始打夯时首先要唱的:“六下里起(了)手(哇)四下里(那么)拉,拉的平来(那么)打得平(呦),拉的不平(来那就)打个坑,小小夯桩(哎)是个(那么)材,能工(呀么)巧匠刻(呀么刻)下来,今天(呦)轮到(呦)咱的手(哇),咱给东家(呦)盘(呀么盘)楼台,盖上堂屋(呦)遮(呀么遮)北斗,盖上南楼(呦)遮(呀么遮)太阳,盖上东楼(呦)卧(呀么卧)龙岗,盖上西楼(呦)住(呀么住)凤凰,四个大楼(都呦)盖完备,穿心大楼正(呀么正)当央,安坎柱(来那个)走顺门,然后(呦)再垒(呦)迎门墙,迎门墙前(那个)梧桐树,梧桐树上落(呀么落)凤凰……”
    随着科技发展、社会进步,打夯这种古老而沉重的劳动方式已经渐渐地退出了历史舞台。现在建房子,人们使用电夯或者汽夯,当然也就不再唱夯歌。一种文化的消亡是缓慢而令人伤感的。不知在建筑工地上劳作的、耳边充斥着刺耳的电锯声和汽夯声的人们,心中是否依然回荡着这嘹亮高亢的夯歌声呢?
   
“夯歌”于2008年6月12日列入邹城市第一批非物资文化遗产名录(邹政发(2008)44号)。

 

 


白马河畔 www.baimahepan.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1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