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城乡土
 

----民间文学

网站首页个人介绍邹城掠影邹城乡土邹城文萃邹城乒乓泉乡泗水圣城曲阜古城兖州行摄天下经典视听

孟庙赑屃的传说

    邹城一带流传着一句妇孺皆知的民谣:“摸摸龟首不发愁,摸摸龟背不受累,摸摸龟腚不生病。”如果您没听过邹城“走百病”的民间习俗,一定会觉得这句话很奇怪,是什么龟这么神奇?原来这里的“龟”并不是龟,而是指邹城亚圣庙里的驮碑神兽——赑屃。亚圣庙俗称孟庙,位于邹城市区南部,为历代祭祀孟子的地方。其环境幽深静雅,建筑气势恢宏,占地4公顷多。前后五进院落,共有各类殿宇64楹,木坊3座,石坊1座。院内桧树居多,间以古槐、银杏、藤萝,古木苍苍、翳天蔽日,虽历经沧桑,依然枝干挺拔,昭示着孟庙古建筑群久远的历史和顽强的生命力。

    在孟庙的第三进院落内东侧,有一座青砖碧瓦、飞檐斗拱、描金绘彩的高大碑亭,亭内放置清代康熙26年(公元1687年)4月清圣祖玄烨御笔亲书碑刻一幢,故名“康熙御碑亭”。康熙御碑由碑额、碑身、碑座三部分组成。碑额高浮雕神龙祥云,镌刻精美细致,形象生动饱满。上篆书“御制孟子庙碑”六字。碑身高3.16米,宽1.42米,四周浅浮雕二龙戏珠图案,碑文字体工整秀丽,高度赞颂了孟子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的历史功绩。碑座为赑屃形象,狮头、龟背、鹰爪、蛇尾,昂首盘尾,雕工精细,威武雄壮,气势非凡。传说赑屃是龙的第六个儿子,又名霸下,喜文好负重,力大无穷,喜欢背负山岳,赴江蹈海。大禹治水时将其收服,命其推山挖沟,疏通河道。洪水平定之后,大禹担心赑屃又移山倒海惊扰百姓,于是制作了一块镌刻着赑屃治水之功绩的巨大的石碑,命赑屃负在背上。但这表面上是在彰显赑屃的功绩,实际上却剥夺了它的自由。后来凡重要、显赫的石碑,都由赑屃驮着,以突出碑的地位。因赑屃造型与龟相似,老百姓多误称其为“龟驮碑”。

    邹城民间认为赑屃是东海龙王之子,因触犯天条而被罚在亚圣庙中驮碑,也有人认为是因为赑屃“力大喜文,好负重”而自愿为圣人驮碑的。考虑到它思念家乡,天庭特准许赑屃每年回东海一次与其父母兄弟团圆。玉帝命天兵天将在亚圣庙中掘了一条隧道直通东海,其出口就在康熙御碑亭中,赑屃的身子下面。由于长期压在石碑下面无法活动,赑屃难免腰酸背疼。有一年正月十六孟子庙会,一位好心的婆婆来孟庙上香,路过碑亭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她,仔细看时,原来是石碑下的“大龟”开口说话了。它对老婆婆说,如果你能帮我挠挠头捶捶背,我就保佑你全家一整年无病无灾。老婆婆将信将疑地帮赑屃解除了痛苦,果然第二年全家安康。老婆婆后来把“帮大龟挠背”的事情告诉了左邻右舍,大家于是都跑去孟庙给赑屃挠头捶背,于是渐渐形成了邹城特有的风俗:正月十六“走百病”,后来也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句民谣。碑亭中央有一个洞,被赑屃身体遮盖,只留出一条缝隙,传说这就是直通东海的那条隧道出口。人们在走百病的时候,纷纷往缝隙里投钱币,向东海龙王献祭以保佑邹城风调雨顺。铜钱投入缝隙后,如入深井,叮当作响,许久方绝。有人说,凑耳靠近缝隙还可听到呜呜风声和哗哗的海涛声。

    300多年来,青石雕成的赑屃碑座经历了人们无数的抚摸洗礼,头、背、臀部已经变得光洁如璧,润泽似玉。人们向赑屃碑座下的缝隙里投了数不清的钱币,从铜钱通宝到银元再到钢蹦儿,而缝隙不满不溢。究竟碑座下面有没有深井或是隧道,如果有,又是通向何方?这些问题始终无法得到解答,但人们走百病、投钱币的习俗却一直保留了下来,并将带着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与憧憬,永久地延续下去。

    “孟庙赑屃的传说”于2008年
6月12日列入邹城市第一批市级非物资文化遗产名录(邹政发(2008)44号)。


 


白马河畔 www.baimahepan.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1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