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城乡土
 

----民间文学

网站首页个人介绍邹城掠影邹城乡土邹城文萃邹城乒乓泉乡泗水圣城曲阜古城兖州行摄天下经典视听

孟庙天震井传说

    孟庙又称“亚圣庙”,为历代祭祀孟子的地方。孟子有庙奉祀始于宋景佑四年(公元1037年),建于邹县城东北四基山西南麓孟子陵墓的旁边。因距城较远,瞻仰祭祀不便,于宋元丰年间(公元1078年至1085年)迁建于邹城东关,又因“祠濒水易坏不四十年已修葺5次”,于宋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复建孟庙于现邹城南关之址,经历代重修现存建筑为清康熙年间重建。

    孟庙幽深静雅,气势恢宏,前后五进院落,前三进为导引式庭院,后二进分为左、中、右三路。庙内共有各类殿宇64楹,木坊3座,石坊一座。其主体建筑为“亚圣殿”,高17米,共7间,双层飞檐,绿琉璃瓦覆顶。中轴线两侧对称排列着寝殿、启圣殿、孟母殿、致严堂、祧主祠、东西庑、祭器库、省牲所、康熙及乾隆御碑亭等。院内青砖铺道,古树苍郁,翳天蔽日,虽历经沧桑,依然枝干挺拔,不仅为孟庙增添了生机,而且昭示着孟庙古建筑群历史的久远。

    在孟庙第五进院落中,亚圣殿前方有水井一口,围砌在三面精雕细刻的雕花石栏中间。圆形的井圈被磨得十分光滑,井壁竖直,深达数十米,隐隐有波光闪动,这就是“天震井”。常在庙门外晒太阳的老人说,这口井可不是凡水,而是上天赐予亚圣的神井。

    清代康熙年间,鲁南一带发生强烈地震。孔、孟、颜、曾四圣人的庙宇均遭到了严重破坏,殿倒庑塌、墙倾碑裂。当朝统治者组织人力对圣庙进行了修缮工作。几个月后,孔、颜、曾三庙均焕然一新,只有孟子亚圣庙还是残破不堪。为什么呢?

    原来是用水不便。孔庙内有口“故宅井”,颜庙里有“陋巷井”,曾庙也有“涌泉井”,三庙依靠井水,修缮工程进展顺利;唯独孟子亚圣庙里没有水源,建筑用水需要到几里开外的地方去,肩挑手抬地运回来,每天的劳力有一大半用到了运水上,所以庙宇修复工作进行得异常艰难。邹城百姓非常拥戴孟子,史书记载,孟子去世时正值冬至日,而“邹人哭孟子而废贺冬之礼”,可见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百姓们不忍看孟庙荒废,经常来到工地帮助运水,但对于需水量如此大的工程,人们用驴车运来的一缸两缸水无异于杯水车薪。焦急的人们无计可施,只好跪地祈求上天的帮助。不想他们的祈愿真的被天将“顺风耳”听到,上报玉皇大帝。玉帝说:“孟子乃文曲星下凡,是代表天庭到人间去传仁政、讲道德,于乱世中息奸佞,辟邪说;他教化世人,敦诗崇礼,功不可没。如今其庙遭难,朕不忍观其庙宇长久颓废,今须当世人之面赐其水井一口,彰其教化之功,以立天庭之威。”语毕,雷公电母领旨而去。康熙十一年农历正月十六,正值孟子庙会。虽然孟庙里一片废墟,但人们并未因此而冷落亚圣,纷纷前来上香。孟氏后裔也准备了精彩的庙戏来祭先祖,谢世人。正当人们拥在亚圣殿前观看庙戏时,晴朗的天空突然彤云密布,狂风大作。一道闪电裂空而来,携着巨雷直落在殿前空地上,人们惊慌失措,纷纷退避。这时,云层中有金甲天神显现,其声隆隆如雷。天神宣读了玉帝旨意,并对人们说:“此神井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尔等需尽心修缮孟子庙宇为要。”人们听了,拥到雷光落下的地方观看,只见烟雾散去,地上赫然出现了一口深井,井中泉水涌动。有了这口井,建筑用水有了充足的保障,孟庙的修缮工作一日千里,于康熙十二年顺利完工,并进行了扩建,形成了现在占地4公顷多的巨大规模。后人为纪念这口井不平凡的来历,为其取名为“天震井”,并在井旁立碑纪念。

    传说毕竟加入了人们幻想的成分,用科学的眼光来看“天震井”的形成可以看到,1672年山东郯城一带发生了强烈地震,邹城也在其影响范围之内。据专家推测,是大地的震动导致孟庙中一处松动的岩层塌陷,从而在地面形成了一个深及地下水层的凹陷坑。当时的人们在凹陷坑的基础上修砌成井,并创造了这美丽动人的传说。但无论如何,这口自
然形成的井确实出现得极为巧合,不仅为孟子亚圣庙的重建工程做出了巨大贡献,并且弥补了四圣庙唯独孟庙无井的缺憾。所以“天震井”的传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广为传颂。

    “天震井”东侧生着一棵粗壮的柏树,其根部有个人耳形状的树瘤,如同大树上生出了一只巨大的耳朵。几百年来,这只巨耳一直在侧耳倾听井中的泉水叮咚作响。抑或它是在听泉水讲述这美丽动人的传说也未可知。

   
“孟庙天震井传说”于2008年6月12日列入邹城市第一批市级非物资文化遗产名录(邹政发(2008)44号)。


 


白马河畔 www.baimahepan.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105号-1